浪漫灯笼

=郁川月。
すべてを文学に捧ぐ。
太宰治研究/翻译练习/原创/私小说/词作/随笔/企划堆放处。
※一般只关注感兴趣的原创Lo,回fo率较低抱歉,但欢迎私信评论交流,微博回fo率较高也可以用来即时联系~

Rapunzel用乌黑晶亮的眼眸,紧紧地盯着王子,微微点了点头,
“就算你讨厌我了,我也不会让别人杀了你哦。如果是那样的话,就由我自己来杀你。”
说着,她自己也哭了起来。——太宰治《浪漫灯笼》
元·道化之华/虚构之春

【文炼同人/川横】旅愁

今日正逢离职,与玩得很好的同事们告别了。虽然是为了新的开始。

总之就着离情磨了一把小刀,与诸君同赏(?)


旅愁


夜幕下的渡口,被青纱帐的雾气笼着,彼岸的灯塔的微光,忽明忽灭如鬼火一般。不知从何处跋涉而来的旅人,匆匆行至水边,摇响了唤船铃。

叮当。

那声铃音听来犹如摔碎在死寂里的玻璃器皿,旅人微微一颤,像触电似的缩回了手指。他望着空旷的渡口,脸上是旅人常有的茫然与憔悴,身边却没有携带半点行囊。没有人知道他从何处来,亦没有人知道他将往何处去。

不多时,从那夜雾的水上飘来一叶孤舟,渐渐地向旅人身近靠拢。瘦削的船家抬起掩在斗笠下的头,如炬的目光与旅人相对,两者却都是一惊...

幽默一则

我一直想立个遗嘱:当我死了,烧成了灰,请把我从抽水马桶冲下去。

——并不是模仿文怀沙。(但我承认,这不算是个新奇的点子,因我确是从文老那边抄袭过来的。)

常常看到有人说,希望死后一切从简,不占土地,骨灰抛撒大海。人这么微小的个体,从此融入广阔深邃的海洋中,死后也与大海保持同步的脉搏,随着洋流到访各种国度。这种充满了高风亮节和优雅趣味的遗嘱,实在是跟我很不相配。

从现实的角度来考虑,我家在内陆城市,海风也吹不到的地方。突然说什么想投进大海,也不那么容易实现。本来是为了“一切从简”,反要公交铁路搭一通跑去海边的话,除了装模作样恐怕也没甚意义了。

另外,我在思考抽水马桶的事情。为什么非得是抽...

【新刊预告】文豪与炼金术师图文合志《文学界》企划初宣发布!
■合志内容包括:小说、彩绘与黑白漫画
■涉及角色包括到梶井基次郎为止的全部实装文豪
■宣图排版感谢:朝雾灯 此本合志将在CP21首发
遇到文炼这么好的游戏以及遇到这么好的大家真的非常开心,也希望用这次合志的形式将大家的作品变成一种实体的纪念。后续还会解禁更多关于合志的情报,敬请期待!

【翻案/同人】利一与川端的雪孩子的故事

*原梗是童话《雪孩子》。这个想法也是紫月提出来的~然后我想像太宰老师的御伽草纸那样,重新写成一个自己解释的翻案故事,于是就有了这篇短文。实际上没读过什么利一老师的作品🙏各种意义地僭越了……!

利一与川端的雪孩子的故事

“喂——听得到吗?”
“我在这里。”

马车的车轴发出如同废纸般的吱呀声,虚弱地回应着幼小的利一。他心里清楚,他已经无法作为春天的第一架花车,像欢快的溪水那样穿行在大街上。灵魂总有期限。他将会逝去,在这个严冬里。
利一紧咬着嘴唇,发不出声音。
没有人会在冬天埋葬一辆马车。
也没有人会在意一辆马车的死。

“我要出门去城里了。利一一个人在家要乖哦。”
冷不防地被暖和、宽大的手掌揉了揉头

去游园地

今天,我第一次去了游乐场玩。

写下这样的开头,不仅立刻便想到了小学生日记的常见开头形式。然而,在我的童年记忆里,搜寻不到与游乐场相关的信息。能够想到的只有奶奶家附近热闹的公园一角,空气里飘散着粉红色的棉花糖的气息,海盗船的龙头在天上荡来荡去,音乐,和叫声。那是引进了少量的游乐设备的公园,算不得游乐场。小时候的我不曾参与其中。现在,那公园已改建了好几次,回归了燕子楼的宁静,推倒了收费的围墙,海盗船也就消失了形迹。

长大了一些之后,似乎是为了弥补不曾去过游乐园的遗憾,与Q君专程跑去本地的某个游乐园。可惜那游乐园似乎建成已有些年头,还秉持着“面向儿童”的营业理念。粗制滥造的小火车,围绕着一个栽着...

【文炼同人/连载】花は眠れない その二(架空)

例の……kwbtごめんなさい(。)因为设定一时爽……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。虽然捏他的地方昭然若揭,但还是希望当成完全架空的故事的一部分来看/\感谢。

その二 箱庭の少年

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
当藤村意识到自己真实地发出了声音的时候,声带的颤动便震碎了那虚构的梦境。张开双眼,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雪白的天花板与明亮的日光。他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。
这是一间整洁的单人病室。房间很小,里面只有一张病床。昨夜的阴影、异香与水晶床,都如一场荒诞的噩梦,随着梦醒的那一刻消失不见。
……我是生病了吗?到何处为止的记忆是真实的呢?
他寻思着,向自己索求着答案。自己的身上正穿着一件似乎本不属于自己的白色外套,与其说像病号服,...

【文炼同人/连载】花は眠れない その一(架空)

■标题捏他花は眠らない,有改动
■内容有一点捏他睡美人,以及一点生平。玩梗而已请不要太较真(kwbtごめんなさい……。)
■架空。岛川邪教大概(……只是因为我写这俩比较顺手)注意避雷。

その一 ナイトメア·クラブ

看起来,这座建筑什么也不是。它被笼罩在浓重的黑夜里,连轮廓也被夜的黑吞噬。岛崎藤村没有告诉任何人,自己会在这个时间,到这个地方——既是出于独占消息的职业敏感,亦是出于不知畏惧的探究心。这里比预想的还要僻静,仿佛一切都已经沉入了死眠。
——名副其实的“梦魇俱乐部”吗。他抬头去看镶在建筑表面的大字,却感到那字也被笼在浓黑里,辨识不清。久了,竟有一种不可思议的眩晕感,他只好作罢...

【文炼同人】雪国物语(怪谈PARO)

·怪谈paro,人外设定有

·没有读过《雪国》,基本无关史实,OOC请多包涵

·主要好感线只有康→秋和藤→花。但对手戏有藤康/藤秋/秋康(大概?)请自觉避雷

·已修改,修正了部分人称,bug和结局描写


一种忧郁像牢狱般笼罩在心头。我只得把整具躯体抛弃在这趟开往边界线的列车里,随着颠簸不止的厢体流放到异乡。不知行驶了多久,在我正缩在披风的领口间昏昏欲睡的时候,不知是谁指着窗外喊了一句。

“看啊,雪国……”

我迷迷糊糊中,全身一个激灵,不由自主地抬头向窗外望去,只见一片浓重得仿佛再也化不开的冬雪,覆盖着一个不似...

【文炼同人/藤村中心】黎明之前(二十一 至完结/后日谈)

二十一


“真是的……藤村半夜里又闹什么呀。”

被隔壁的响动吵醒的花袋,怨念地拿枕头堵着耳朵,翻个身回头往里继续睡了。可是,噪音有增无减,甚至还从走廊传来急促的脚步声。

“啊……真是超级火大。”

花袋猛地丢掉枕头,从床上弹起来,开始摸索自己的衣服。他的行动正被暗无天日的起床气支配着,以至于理智还没有完全从睡眠状态苏醒。总之,他裹上了自己的外套,迷迷糊糊地摸到藤村的寝室门口。

已经是深夜了,藤村的寝室却还像傍晚那样亮着灯。由于门窗都大开着,刺眼的光线肆无忌惮地涌了出来。还不太适应光线的花袋不禁眯起了眼睛。

原本还在酝酿着诸如“藤村,你适可而止啊”或是“熬夜是个坏文明”之...

太宰治纪念本《爱与苦恼的年鉴》终宣‖今晚八点上架♪

© 浪漫灯笼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