浪漫灯笼

=郁川月。
すべてを文学に捧ぐ。
太宰治研究/翻译练习/原创/私小说/词作/随笔/企划堆放处。
※一般只关注感兴趣的原创Lo,回fo率较低抱歉,但欢迎私信评论交流,微博回fo率较高也可以用来即时联系~

Rapunzel用乌黑晶亮的眼眸,紧紧地盯着王子,微微点了点头,
“就算你讨厌我了,我也不会让别人杀了你哦。如果是那样的话,就由我自己来杀你。”
说着,她自己也哭了起来。——太宰治《浪漫灯笼》
元·道化之华/虚构之春

去游园地

今天,我第一次去了游乐场玩。

写下这样的开头,不仅立刻便想到了小学生日记的常见开头形式。然而,在我的童年记忆里,搜寻不到与游乐场相关的信息。能够想到的只有奶奶家附近热闹的公园一角,空气里飘散着粉红色的棉花糖的气息,海盗船的龙头在天上荡来荡去,音乐,和叫声。那是引进了少量的游乐设备的公园,算不得游乐场。小时候的我不曾参与其中。现在,那公园已改建了好几次,回归了燕子楼的宁静,推倒了收费的围墙,海盗船也就消失了形迹。

长大了一些之后,似乎是为了弥补不曾去过游乐园的遗憾,与Q君专程跑去本地的某个游乐园。可惜那游乐园似乎建成已有些年头,还秉持着“面向儿童”的营业理念。粗制滥造的小火车,围绕着一个栽着...

【文炼同人/连载】花は眠れない その二(架空)

例の……kwbtごめんなさい(。)因为设定一时爽……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。虽然捏他的地方昭然若揭,但还是希望当成完全架空的故事的一部分来看/\感谢。

その二 箱庭の少年

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
当藤村意识到自己真实地发出了声音的时候,声带的颤动便震碎了那虚构的梦境。张开双眼,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雪白的天花板与明亮的日光。他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。
这是一间整洁的单人病室。房间很小,里面只有一张病床。昨夜的阴影、异香与水晶床,都如一场荒诞的噩梦,随着梦醒的那一刻消失不见。
……我是生病了吗?到何处为止的记忆是真实的呢?
他寻思着,向自己索求着答案。自己的身上正穿着一件似乎本不属于自己的白色外套,与其说像病号服,...

【文炼同人/连载】花は眠れない その一(架空)

■标题捏他花は眠らない,有改动
■内容有一点捏他睡美人,以及一点生平。玩梗而已请不要太较真(kwbtごめんなさい……。)
■架空。岛川邪教大概(……只是因为我写这俩比较顺手)注意避雷。

その一 ナイトメア·クラブ

看起来,这座建筑什么也不是。它被笼罩在浓重的黑夜里,连轮廓也被夜的黑吞噬。岛崎藤村没有告诉任何人,自己会在这个时间,到这个地方——既是出于独占消息的职业敏感,亦是出于不知畏惧的探究心。这里比预想的还要僻静,仿佛一切都已经沉入了死眠。
——名副其实的“梦魇俱乐部”吗。他抬头去看镶在建筑表面的大字,却感到那字也被笼在浓黑里,辨识不清。久了,竟有一种不可思议的眩晕感,他只好作罢...

【文炼同人】雪国物语(怪谈PARO)

·怪谈paro,人外设定有

·没有读过《雪国》,基本无关史实,OOC请多包涵

·主要好感线只有康→秋和藤→花。但对手戏有藤康/藤秋/秋康(大概?)请自觉避雷

·已修改,修正了部分人称,bug和结局描写


一种忧郁像牢狱般笼罩在心头。我只得把整具躯体抛弃在这趟开往边界线的列车里,随着颠簸不止的厢体流放到异乡。不知行驶了多久,在我正缩在披风的领口间昏昏欲睡的时候,不知是谁指着窗外喊了一句。

“看啊,雪国……”

我迷迷糊糊中,全身一个激灵,不由自主地抬头向窗外望去,只见一片浓重得仿佛再也化不开的冬雪,覆盖着一个不似...

【文炼同人/藤村中心】黎明之前(二十一 至完结/后日谈)

二十一


“真是的……藤村半夜里又闹什么呀。”

被隔壁的响动吵醒的花袋,怨念地拿枕头堵着耳朵,翻个身回头往里继续睡了。可是,噪音有增无减,甚至还从走廊传来急促的脚步声。

“啊……真是超级火大。”

花袋猛地丢掉枕头,从床上弹起来,开始摸索自己的衣服。他的行动正被暗无天日的起床气支配着,以至于理智还没有完全从睡眠状态苏醒。总之,他裹上了自己的外套,迷迷糊糊地摸到藤村的寝室门口。

已经是深夜了,藤村的寝室却还像傍晚那样亮着灯。由于门窗都大开着,刺眼的光线肆无忌惮地涌了出来。还不太适应光线的花袋不禁眯起了眼睛。

原本还在酝酿着诸如“藤村,你适可而止啊”或是“熬夜是个坏文明”之...

太宰治纪念本《爱与苦恼的年鉴》终宣‖今晚八点上架♪

【文炼同人/藤村中心】黎明之前(二十)

二十


“哈哈哈……是吗?原来如此。那么吾辈也该做些‘敌人’该做的事了。”

操兽师狞笑着,伸手折下背后的牛形使兽的文字犄角,将它炼成了刃形。牛形使兽暴怒地狂吼起来,令这块大地也剧烈动摇。

“老师追求的是真实吧。那很简单,吾辈只需要让老师‘真实地’感受到痛苦便好,这样做,您一定能创作出吾等所期望的世界吧!”

不等藤村有所反应,操兽师便将手中的文字刃高高地挥起——眨眼间,束缚着藤村的绳索,与藤村的左臂一同,滚落在地。

“唔啊……”

“说起来,老师的武器是弓箭呢。很遗憾,弓箭是没有办法单手使用的,所以,现在的老师就完全无害了。不过,写作是一只手也可以做的呢,万幸万幸,今后就...

【文炼同人/藤村中心】黎明之前(十九)

十九


“叔父,我买了献给叔母的花。”

捧着一束盛放的白百合的少女,盈盈地向他走来。与他同在一处的,还有他的两个儿子以及驹子的弟弟。注意到的时候,一行人正站在寺门前。

“爸爸,那我去拿线香了。”

次子鸡二的话语中透露出了此行的目的。藤村便安静地随着他们走在墓间的一条细道上。记忆的确在接连地复苏并重演,印象里这应该是发生在自己回国后不久,到大久保来为妻女扫墓的时点。

“你的叔母已经走了七年了啊。”

他对着将洁白的百合献上的驹子,轻轻说道。

沉默支配了四周。那并排着的沧桑的墓碑,仿佛仅仅是为被留下来的生者而立。

「岛崎冬子之墓」

「同  绿 ...

【文炼同人/藤村中心】黎明之前(十八)

十八


“怎么了,藤村老师,您没有什么想说的吗?”

经历了长篇大论以后,却没能如愿地从藤村脸上读到震惊或是愤怒的神情,操兽师显得有些扫兴。

“不,你既非神,亦非代行者,仅仅是一个可怜的渎神者罢了。你并无向我和盘托出的必要,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么多秘密呢?”

藤村冷淡地回应道。

“因为吾辈没有别的倾听者啊,老师。”操兽师一面用恳切的声音说着,一面向藤村走近,“能遇到您,吾辈真的很高兴。为了感谢您的倾听,吾辈也为老师精心准备了一份隆重的礼物。”

距离一寸一寸地消失,庞然大物的阴影渐渐地遮蔽了月光,侵占了最后一片视野。尽管理智的警笛在胸中高鸣,这副身躯却无处可逃。近得几乎贴面的...

© 浪漫灯笼 | Powered by LOFTER